糖果小王子。

存个洋灵洋的🚄。
大概就是哥哥在敷公司新买的面膜,雪糯米的味道甜甜腻腻,小孩在哥哥旁边看书被香味馋的不行,本来就是肩膀黏肩膀了,这会儿书合上了手就不安分往哥脸上探,连带着整个人就嵌进他哥大宽肩里了。
大概就是个急性子却没经验的小孩先发起进攻,哥哥懒洋洋的任由小孩毫无章法的进攻,然后被哥哥反过来蛊惑教导,一寸寸收复城池攻入腹地的故事。
“小弟,下次还敢明知故犯吗?”
“洋哥,书上说,食色,人之性也。”

哥哥弟弟的日记簿

看见即有缘🌙日常瞎写写

小超:

2018.5.2  天气:小雨

每个人对疼痛的承受总有限度。

所以当那天我练了半个月的舞又被老师否了的时候我没崩住,一个人缩镜子旁去打量自己的手脚,也不是埋怨他们是否是注定不协调,是思考自己为什么没有做到最好。

可人啊有时候就是很奇怪,越想思考的时候越思考不出东西,只有数不尽的失望堆积成楼,像河北的霓虹灯寂寞的忧伤。当眼泪出来的时候我是奇怪的,却又好像在意料之中。

这个时候洋哥弯了身子蹲在我旁边问我怎么了,我说洋哥我可能糖吃多了,牙疼的厉害。我没有说出口的是期待他的拥抱,因为我知道他会这么做,在不经意的细碎瞬间。

哥哥弟弟的日记簿

看见即有缘,日常瞎想想。

小超:
2018.5.7  星期一  天气:小雨

粉丝眼中的木子洋,温柔贤惠居家。呃,实际上他是一个很爱施暴的男人。关键是,他不对所有人施暴,他只对我一个人施暴。练《戒烟》那会儿他跟农农腻的不行把我一个人扔在那跟音符说话跟农夫山泉玩,我一个很简单的问候换来他一顿揍。

虽然去超市的时候他给我买了一瓶糖,呃我拿起来看了一眼他就顺手拿去结账了。难得他对这次暴打心存忏悔。可我还是不想买账只能冷着脸不理他飞着回寝室。
最后在我装睡的时候他终于意识到不对了,凑到我耳边说了一句不知道什么的土味情话吧。

为什么我不记得内容,因为我就记得他的甜了。

李洋:

今天他窝我旁边看书,我还调了调角度让他靠着舒服点,谁让他肩小。我眯着眼补觉就听这小孩絮絮叨叨不知道念个什么。我睨眼,噢,《人间失格》。
我说书不是这么看的你得安静点沉进去看,他眨巴眼睛说我知道啊可这书太悲观。我说你一个青春疼痛文学作家还不够忧郁啊,他摇了摇头眼神又回书里去了,半闹着说你这么懂看书你跟我念念《人间失格》你印象最深的句子是什么。
我睁开了眼,我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状态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所谓世间,不就是你吗?”

2018.6.5

零散脑洞。

是突然蹦出来的,我碎碎念。

都说李洋是一个温柔的人,无论是镜头下还是镜头外。但是温柔的人其实是最冷漠的人,对着所有人都是春风拂面的暖和态度,但你和他总隔着那么段朦胧的窗纱,那是规矩,也是底线。

李超懂事早,比很多成年人都早些明白这个道理。但他偏偏不信邪,一腔孤勇只想撕掉李洋的窗纱看看这个哥哥到底藏着些什么秘密。他能闻到李洋刻意清理过的烟草味,也曾捕捉到李洋看似温柔下深不可测的冷漠。

他被李洋宠着,不分场合的虎天虎地是知道他的哥哥拿他没办法。殊不知李洋只是拿李超当一个情感的寄存罐,想知道自己的温柔到底能有多少深浅。两个人与其是在互相试探,不如是一场势均力敌的较量。幕布缓缓拉开,演员都已就位。他们在生活的幕布里上演着你情我愿的戏码。

最后李洋没有懂得所谓的深浅,他只知道他把所有能给的都给了李超。在这场战争里他败下阵来,心甘情愿被小王子驯服。

哥哥弟弟的记录簿

想把哥哥弟弟的小事都给记录下来。零零散散的,看见即有缘吧。按照年龄,小超是规规矩矩的日记,李洋是想起来就写的便签。

小超:

2018.9.6   天气:小雨

李振洋真的很过分,我打游戏打的好好的把我吼上楼,拉长的声调能把外头的鸡吓得灵魂出窍。我找了个雷自爆就蹭蹭蹭跑上楼,压着怒气摆出张笑脸问他怎么了我亲爱的洋哥哥,然后他翘着二郎腿告诉我小弟帮我把水端过来,哥哥不想起来。

得,对不起。我李英超今天就要暴打他李振洋。



李洋:

我看到小弟的日记了,这不怪我谁让他自己就摊桌上的,明显就是想我看见。

你说是谁更过分。难得的放假我就窝在床上想着睡一天,从中午十二点起有个人就趴在我脑袋边十八种声调乱叫,摸透了宫商角徵羽把他给能的。下午四点这小孩第十八次来叫我的时候我爬了起来低着头不想理他,结果这小孩挂我身上手还挠着我腰,说你终于起来了,陪我去买糖。

老岳你说是吧,这不打他真的不合适。
2018.9.6

李超的日记。

就是以李超口吻写的日记,小孩子的心思而已🌙零散发言,看见即是缘。

2018.9.5  天气:阴

今天李振洋真的太过分。帮着秦姐把我的糖全给收了,他明明知道我所有的糖藏哪,却连个掩护都不帮我打,杵在那幸灾乐祸指给秦姐我的糖都在哪个柜子。看见我都要怒发冲冠了还笑嘻嘻撸了把我的头发,说小弟你洋哥这是为你好。不要再半夜揪哥哥被子嗷嗷叫说你牙疼了。

我呸。明明就是我最近买的糖你不喜欢。

所有的怨气在李振洋在睡觉前从枕下摸出两颗糖喂我时就全消了。算了,不跟这个大龄儿童计较了。

不过我还是记下这个仇了。大机灵从来就不会放过任何机会,找了个最舒服的位置就眯上了眼,半是威胁地哼唧。哼再有下次就拿牛奶喂地毯再告诉秦姐洋哥又把牛奶洒了。

于是我闭上了眼,掉进了他跟我承诺下的美梦🌙